把秋天晒干后,是地瓜干的香甜

摘要: 匮乏有匮乏的幸福,富余有富余的无奈

09-30 17:19 首页 深夜谈吃

二十万吃货的精神故乡

今晚与许久不见的朋友吃饭,聊起小时候偷吃零食的趣事,对于我们而言,那是食物富足之后的玩乐与童真。

然而对于更早的年代,物资匮乏的日子,母亲料理有限食物的巧手,成了孩童对生活最高的信仰和崇拜。今晚的故事,来自作者新月弯如眉,她的《母亲的灶台》系列,如有兴趣,可再温习上一篇的冬日萝卜——家常味的萝卜里,是关于亲情的浪漫

——深夜君


- 正文 -


每次去菜市场买菜,卖菜的大妈或小妹都会殷勤地问:今天吃什么?买什么菜?说实话,面对琳琅满目的各种新鲜蔬菜,真的不知道吃什么,一是因为困扰世人的食品安全问题,当你掰开上海青的叶片时,看到整粒的蓝色化肥在叶片间冲着自己呲牙咧嘴,任谁都是瞬间什么胃口也没有了。二是品种多了,可选性也多,有时实在不知选哪种好。

    

而在我小时候是计划经济,吃的东西虽然放心,但什么都要凭票买,再加上物质贫乏,吃的东西少之又少。母亲为了让我们吃的丰富点,可以说费尽心思,每年在立秋后就开始陆陆续续晒辣椒干、马菜(马齿苋)干、扁豆干、地瓜干……



马齿苋又叫长寿菜,在我们老家叫马菜,是一种非常泼皮的野生蔬菜,老家随处可见,母亲把它们铲起洗净,放进开水里烫熟,捞起沥干水,平铺在盖帘上晒干,吃的时候,泡洗一下切碎,放点捣碎的蒜泥、盐凉拌。


马菜干还是一味中药呢,它治好了我的痔疮,八九岁时我患了痔疮,很厉害,母亲不知从哪里听来的偏方,说是用马菜干、腊油、腊面在清明节那天包饺子吃就会好,别说,我的痔疮从吃了以后真的没犯过。


  

记得小时候每到秋天,我家菜园杖子(篱笆)上爬满了扁豆秧,结得扁豆是吃也吃不完,母亲就会摘下来用开水烫熟晒成扁豆干,每逢这时就是我们孩子的盛宴了,因为有很多老扁豆的种子可以吃,煮熟的种子面面的,吃在嘴里很是美味,母亲或奶奶每次煮完扁豆,都会把老的扁豆挑出来让我们挤里面的种子吃。晒干的扁豆和白菜、粉丝、大葱包饺子,味道非常香。



地瓜干是小时候不多的可吃的零食,每次收获地瓜时,我们就盼着母亲做地瓜干,母亲总是笑着说:地瓜要放个十天半个月的才会甜,那时做地瓜干最好吃。


终于盼到母亲做地瓜干了,地瓜放进大锅里烀熟,拿出来晾凉后切成一片一片的。放到帘子上晒至七八成干,假如晒十分干,是咬不动的,放在嘴里就跟嚼皮条似的,七八成干口感最好,又有嚼劲又香甜可口。



母亲如同中国所有普普通通的母亲一样,用自己朴素的智慧,把寻常的老百姓家的普通食材,变成让我们孩子最温暖的惦念。

    

岁月更迭,如今父母家的小菜园早已了无踪迹,父母曾经的家也被开发商盖了高楼。每次回老家,偶尔经过有着儿时回忆的已经面目全非的地方,不由得会想:有些时光再也回不去了,有些滋味再也吃不到了。

文 / 新月弯如眉

图片 / 新月弯如眉

BGM / 立秋 - 筠子


▼点击图片,查看更多美食故事


你想与20万吃货分享你的美食故事吗?欢迎给我们投稿~投稿邮箱等待着你的故事:tougao@tonightfood.com(点击原文获得更多信息)



深夜谈吃

你与吃的故事,讲给世界听

q群:344547537 | 暗号「深夜君开门」

▲长按扫码关注

本账号系网易新闻·网易号“各有态度”签约账号

深夜谈吃是覆盖千万受众的WeMedia自媒体联盟成员


首页 - 深夜谈吃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