离家第四年,想念香蕉薄餐的味道

摘要: 没错,就是这个味道

09-30 17:19 首页 深夜谈吃

二十万吃货的精神故乡

以前总埋怨妈妈做菜不好吃,大抵是吃腻了,所以垂涎于外面的山珍海味。然而出门在外,外卖吃不了几个月,竟越发想念妈妈做的菜。终于回家吃上一口,才发现,啊,就是这种味道才对味。

今晚,深夜君带来一篇关于香蕉薄餐的故事,你在哪一个瞬间才会有“恩,没错,就是这个味道”的感觉呢?

——深夜君


- 正文 -


离家读书第四年了,突然想起那种味道。


香蕉薄餐是母亲做的最好吃小吃。母亲是一个再朴实不过农村妇女,她有一双巧手。


东莞麻涌盛产香蕉,儿时和那里的孩子一样,熟悉香蕉,且对香蕉有一种特别的“厌恶”,总是莫名地抗拒,总是认为香蕉是全天下最便宜、最不好吃的水果。但母亲还是“强迫”我吃香蕉,还变着法儿用香蕉做食物。



香蕉薄餐,它不像意大利披萨摆上餐桌高贵大方,也不像山东煎饼和西安肉夹馍那么远近驰名,就是很普通的一道传统粤式小吃。据说从前是农民充饥的食物,在我眼里其实是没有什么情怀的东西。因为这是我唯一能接受的用香蕉做成的食物,母亲便每日都做。


早晨五点多,天还未全亮,母亲就起床做香蕉薄餐。煎炸的香气从厨房传到了二楼,我就在香气中醒来了。没错,今日早餐又是香蕉薄餐!好不情愿爬下楼,在餐桌上“享受”香蕉薄餐,香甜、软糯。



冬日,天冷,起晚了,妈妈会拿一个牛皮纸袋给我包好薄餐。手握着热气腾腾的薄餐赶去学校,在路上偷偷取出来咬一口,韧劲十足,嘴里甜甜的,心里暖暖的。


后来,离家上大学,许久没有在家吃早餐,也很久没吃过母亲做的香蕉薄餐,很久没有煎薄餐的香气唤醒我,甚至再也不能在冬日里握着暖暖的薄餐去上课了。校门外有各地的美食,山东煎饼、陕西肉夹馍、手抓饼,但突然想念的是香蕉薄餐的味道,就我妈做的那种。



好不容易有个假期,迫不及待收拾行李,坐几个小时的长途汽车,回家。进门就是“妈,我想吃香蕉薄餐!”


“有有有!”厨房里的老妈应着。冲进饭厅瞥了一眼餐桌,是我小时候最喜欢的大白瓷碗,碗侧还有只大公鸡。碗上装了用粘粉和糯米粉加上水和好的粉浆。妈妈正在厨房里准备香蕉。那把香蕉每一条都是短短的,胖胖的,黄黄的表皮。一条条被剥好皮香蕉像一个个胖娃娃调皮地躺在砧板上。


妈妈把香蕉切成块儿,接着把香蕉块放在搅拌机里搅拌成香蕉泥,再把香蕉泥和粉浆和到一起,加上食盐等调料,倒进平底锅里煎。油在锅里发出“噼里啪啦”的声音,香蕉薄餐渐渐成型,传出阵阵的焦香气。恩,没错,就是这个味道。



出锅了,它再不是没有情怀的东西,而是我求学在外日夜思念的味道。擦干净一个大白圆盘,把煎成金黄色的香蕉薄餐夹到盘子上,用小刀像切披萨一样把薄餐切成几块,薄餐中间部分韧劲十足,最外一圈则是喂焦脆响,再放上一朵嫩黄的新鲜菜花点缀在旁,完美!


文 / 李雨

图片 / 腾讯视频、pixabay

BGM / Home - Michael Bublé

▼点击图片,查看更多美食故事

你想与20万吃货分享你的美食故事吗?欢迎给我们投稿~投稿邮箱等待着你的故事:tougao@tonightfood.com(点击原文获得更多信息)



深夜谈吃

你与吃的故事,讲给世界听

q群:344547537 | 暗号「深夜君开门」

▲长按扫码关注

本账号系网易新闻·网易号“各有态度”签约账号

深夜谈吃是覆盖千万受众的WeMedia自媒体联盟成员


首页 - 深夜谈吃 的更多文章: